东方美术家公益

装饰色彩在油画的表现研究

发表时间:2020-12-26 15:04

摘要:在我国当代油画创作中,画面呈现出装饰意味的作品较多。装饰色彩在具有装饰意味的作品中是富有表现力和影响力的构成语言。马蒂斯作为野兽派的领袖人物、20世纪的美术大师,在19世纪末的先行者奠定的基础上建立起自己的表现体系。在马蒂斯创作生涯的中后期,其作品呈现出一种东方式的装饰意味,画面有着强烈的装饰色彩。该文作者旨在以马蒂斯的一些作品为例,结合自身在油画创作中的感悟,探讨装饰色彩在油画中的表现。

关键词:装饰色彩;均衡性;表现性;精神性;马蒂斯

色彩在绘画中作为主要的视觉语言之一,在画面中有着强烈的表现力和不可替代的作用。装饰色彩在我国当代油画创作中得到广泛运用,使我国当代油画逐渐展现出一种新的表现形式。装饰色彩是画面装饰性的主要构成因素,其如何以具有的表现力更好地表现出作品的绘画性、时代感和精神内涵,有待画家更加深入地研究。马蒂斯作为20世纪西方绘画大师之一,可以说是“为简化绘画而生”的,他对色彩的探索影响了西方艺术的发展,为油画创作注入了新的生命。其作品的生命力来自强有力的主观色彩,人们可以从他的作品中获得一些新东西。在马蒂斯学习绘画的过程中,莫罗作为他的老师,对他的影响十分深远。莫罗说:“大自然只不过为画家表现自我提供机会。思考一下你的色彩,你要知道怎么去想象它。”在莫罗的指导点拨和西涅克、塞尚、高更等的影响下,马蒂斯针对色彩大胆想象深入思考,在画面中突破了以往色彩观念的约束。

一、装饰色彩在画面中的均衡性表现

装饰色彩是一种主观性、暗示性的色彩,是画家在观察客观物体和主观思考的基础上,通过提炼、创造色彩形成的一种理想化、心理化的色彩。装饰色彩在油画中的均衡性表现有赖于其与画面中各个构成因素的结合,尤其是色彩自身的空间布局与平衡。马蒂斯在创作中十分重视色彩的搭配和形状的安排,在他的眼中,绘画对象就是组成画面的线条和色块。他从对线条和色块的安排中找到了一种平衡与和谐。马蒂斯说:“人像或物体所占据的位置,它们四周的空白以及比例,这一切都起着作用。所谓构图就是一种以富有装饰意义的手法,将艺术家想要用来表现自己感情的各种因素加以安排的艺术。”马蒂斯的这种主观安排越是想要均衡,画面的秩序性就越强。秩序的表现更多地依赖装饰色彩在画面中的聚散构成和空间混合。在作品中,马蒂斯对色彩运用的高度节制和色块的完整性让画面的色彩十分纯净,色彩的对比与融合以及画面的留白造就了作品各方面的平衡。马蒂斯在1908年创作的《红色的和谐》是他创作成熟期的作品。在创作这幅作品时,马蒂斯把自然空间转变成具有平面性的装饰图案,利用色彩和线条创造了一个具有独立价值的绘画空间。室内的墙壁和桌面形成了红色的基调,左上角的窗外以绿色、蓝色和白色为主。互补色在画面中的运用可以增强色彩的表现力,也造就了这幅画的主要色彩空间关系。强烈的色彩对比会减弱画面的和谐度,但马蒂斯用黄色的窗户边缘和窗户外白色的树木缓和了冷暖色调的对比。正如马蒂斯所说:“我画面上占主导地位的色彩被认为是对比加强的,其实是对比缓和,对比和主导色彩对我来说同等重要。”这种色彩的对比缓和也让画面产生了均衡感。在一幅作品中,只通过色彩的对比缓和表现均衡感远远不够,色彩间的呼应和色块的大小也十分重要。在《红色的和谐》中,墙壁和桌面上的蓝色花纹与天空的蓝色相互呼应,黄色的水果、瓶子、椅子坐垫、窗户边缘、女主人的头发相互呼应。窗外以冷色调为主,但马蒂斯安排了一座粉色的小房子与主要的红色调相互呼应,也为窗外一片宁静的景色增添了活力。两把椅子的颜色与墙壁、桌子的颜色同属红色系,但明度不同。不同明度的对比让画面更和谐,也形成了色彩上的空间距离感。在《红色的和谐》中,马蒂斯通过对线条的优雅的处理和音乐般的平涂的色彩,描绘了家庭生活的场景。不论是画面中装饰色彩表现的视觉效果,还是物体之间位置关系的构图安排,都让观者感觉到了平衡和谐、幸福宁静。

二、装饰色彩在画面中的表现性表现

装饰色彩作为一种主观性色彩,比写实性色彩有着更强的表现力。画家在绘画时运用装饰色彩及其他形式要素进行自我表现,表达超越作品空间的理性艺术,用视觉手法传达秩序与逻辑。装饰色彩让作品具有平面性特征,画家在处理平面化色彩时,色块之间的对比、浓重且高纯度的色彩以及精简的用色,都会让作品具有强烈的视觉冲击力和表现力。当画家对色彩的主观性创造和对客观物体的感受经内在转化通过装饰色彩表现在画面中时,观者会通过色彩的表现感受到画家的心理活动。这种个人表现以画家通过直觉综合感受自然为依据,画家对直觉的把握是情感的再现。装饰色彩的色调表现可以更多地反映画家的直觉,也验证了克罗齐的美学观点——“艺术即直觉,直觉即表现”。笔者认为,对装饰色彩的运用体现了画家的理性思考,体现了直觉与经验的结合。不同画家在运用装饰色彩表现画面时,直觉的高度与宽度不同,运用色彩的经验的深度不同,作品给人的美的感受就不同。在装饰色彩的运用中,个性化的语言尤为重要。每个人对色彩的敏感度和对色彩搭配的感受不同,加上装饰色彩本身就具有强烈的对比性,所以个性化的装饰色彩更容易在画面中表现出来。马蒂斯说,“我挑选色彩不依赖任何科学理论,它建立在观察、感情和各种经验的性质上”“色彩的主要目的应该是尽可能服务于表现”。马蒂斯于1909年至1910年创作的《舞蹈》,有着强烈的互补色对比,且运用的色彩有限。画面表现了五个牵着手转圈跳舞的偏橙红色的裸体人物、一片绿色的草地和一片蓝色的天空。三种色彩搭配表现出作品平面化散点式构图的特点,但前后色彩的对比、人物旋转的动态以及简练且富有节奏性的线条让这幅作品具有了空间感,体现出愉快和谐的氛围。马蒂斯在1910年创作的《音乐》在理念上与《舞蹈》类似,不同的是对人物位置和动态的安排。在《音乐》中,每个人的位置高低不同却相互呼应,人物中有拿着乐器演奏的,有抱膝倾听的,每个人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五个橙红色人物形成的色块与背景色的强烈对比让这幅作品富有跳动感。同时,观者也可以看出马蒂斯的色彩表现与音乐具有关联,色彩的跳动感如同音符的流动感。这两幅作品运用的色彩极具装饰性,也体现出马蒂斯对在画面中表现宁静、和谐与纯粹的追求。

三、装饰色彩在画面中的精神性表现

康定斯基说,“艺术的表达在于它的直接的精神性传递”,“色彩只是一个媒介,能直接影响心灵”。色彩本身不具有精神性,色彩之所以能够表现出情感和精神性,是因为画家赋予了色彩情感与精神。不同色彩给人的心理感受不同,不同文化的影响、地域性的差异使人们对色彩的喜好和审美存在差异,因此,同一种色彩会被赋予不同的寓意和内涵。装饰色彩作为一种具有表现性的主观色彩,在作品中与其他形式构成语言相比,有着更强烈的精神性表现。画家在创作时或是描绘时代,或是探索自我精神,不论哪一方向或哪一层面的表达,都是画家对内心真实情感的表达。在画家运用装饰色彩构建画面的过程中,色彩的表现与表现对象以及周围的环境时刻发生着关系。笔者在创作时,会首先考虑作品大致的色调关系。色调体现了笔者对创作对象的第一直观感觉,这种感觉的表达受自身情感和所处环境的影响。色调要达到和谐统一,必须经过画家的主观处理,这时色彩的运用会更具装饰性风格。色调作为画面中较为直观的视觉表达,元素与画家的情感是最贴近的,同时也为观者了解画家的精神情感作了铺垫。马蒂斯1905创作了《开着的窗户》。在这幅作品中,马蒂斯运用的色彩明亮艳丽,富有装饰意味,超越了实物应有的样子。大紫大绿的墙壁,红色和黑色的窗框,窗户外的花盆、花朵、帆船等,都被象征性地涂抹上色彩。这幅作品是充满希望的画。在马蒂斯的心中,他希望艺术作品可以产生治愈的作用。马蒂斯说过:“我所梦想的是一种协调、纯粹而又宁静的艺术,它避开了令人烦恼的和沮丧的题材……它对心灵起着一种抚慰的作用,就像一把舒适的安乐椅那样,使疲惫的身体得到休息。”马蒂斯要赋予这些世俗的绘画题材一种永恒感。在我国绘画领域,许多画家对装饰色彩的运用具有同一种精神指向,即中国绘画中的写意精神。“写意,作为中国艺术的核心内容和重要范畴,它不但是一种风格样式,而且是一种艺术的思维方式,是一种中国画家建构画面视觉图式的先行意识,也是体现中国艺术精神的重要表现内容。”写意精神以表达画家的内心情感和精神思想为主要特征,装饰色彩的运用有助于画家对写意精神的表达。中国画主要强调“天人合一”的艺术境界。不同于西方传统绘画作品注重对透视、光影、明暗体积等的描绘,中国画更多的是用“写”表达“意”,在“写”的过程中,画面呈现出平面化的特征。油画传入我国后,我国画家运用油彩创作时的色彩运用受到中国传统绘画的影响,画面逐渐表现出一种浅空间特征,再加上油画色彩本身具有丰富性和表现力,在中西绘画相结合的探索下,在表现写意精神时,装饰色彩的主观性、象征性和平面性等特性会被画家更多地表现在画面中,装饰色彩承载的精神性也被进一步凸显。装饰色彩在画面中的表现有着特别的魅力,如何运用装饰色彩表达写意精神,有待更多优秀的画家探索、发现。

结语

在绘画领域,具有装饰意味的色彩在不同的画种中都有体现。创作者在创作具有装饰色彩的作品时,应多寻找情感抒发的突破口,也可以结合民族文化和中国传统绘画精神创造出具有时代感、体现个性的装饰色彩语言。在平时的绘画训练中,创作者应加强对装饰色彩语言的练习,积极探索装饰色彩在画面中的表现技巧,增强装饰色彩表现的张力;多感受和领悟自然的生命力,加深对生命的体悟与思考;在创作中保留最真实的情感,不刻意炫技,利用装饰色彩在画面中表达自由与真诚。这样创作出的作品才足以打动人心。

参考文献:

[1]马晓琳,李星明,田青雁,编译.马蒂斯.湖南美术出版社,1996.

[2]程阳阳.外国名家作品选粹·马蒂斯.人民美术出版社,2010.[3]李黎阳.马蒂斯论艺.人民美术出版社,2002.

[4](俄)瓦西里·康定斯基.论艺术里的精神.吕澎,译.四川美术出版社,1986.

[5]冯民生.写意精神与中国油画的当代性建构.民族艺术研究,2018(3).

作者:何婷婷


东 方 美 术 家 协 会
QQ:258506508                                 联系电话:021-28386688                             联系邮箱:dfmsj@sina.com                联系地址:上海市宝山区沪太公路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