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美术家公益

油画艺术对现代艺术的启示

发表时间:2020-12-26 15:08

【摘要】翟勇,先后毕业于安徽师范大学美术系和中央美术学院第七届油画创作研修班,是国内油画界比较有影响力的油画家之一。在油画艺术不断创新发展的今天,他一直坚持自己的绘画语言和风格,其创作题材主要以苗女、花卉、风景写生、戏剧人物为主,其作品构思缜密、构图严谨、用笔肆意洒脱、色彩明亮夺目,笔触律动激荡、画面厚重博大,具有深远的艺术意境,能给观者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本文试从其作品的题材内容和艺术特点两个方面入手,阐述翟勇油画艺术独特的价值,以及对当代学院油画教学的启示。

【关键词】翟勇;油画;花卉;苗女;戏剧

一、翟勇简介及油画艺术特征

翟勇,1965年生,江苏镇江人。先后毕业于安徽师范大学艺术系和中央美院油画系研修班。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上海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授。其油画艺术特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构图。翟勇的油画构图灵活多变,严谨中不乏灵动。具体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第一,互相呼应。翟勇早期受到中国画的影响,对我国传统绘画中的“笔不同意同”有着深刻的理解,其在构图时非常注意气韵的连贯,追求完整中的呼应。以油画《国粹2》为例,画面中的三个戏曲人物一个位于左上角,两个位于右下角,一个人物站着,而另外两个人物蹲着,三个人物之间组成了一个稳定的三角形构图,三个人物的脸部都为白色,在画面中互相呼应,协调统一。第二,较强的空间感。翟勇非常注重画面的空间感和透视感,对不同物体的安排较为考究,例如其油画作品《环》,表现出了较强的空间感,画面中不同角度的苗女在二维平面上较为立体,看起来栩栩如生。翟勇在构图时通常把作品分为前景、中景、后景三个部分。前景和后景刻画较为省略,中景的刻画极为细致。第三,疏密有序。疏密有序是油画构图的技巧之一,疏密是指画面中各个物体所构成的点、线、面的聚合变化。有了疏密对比,画面的节奏才能体现出来。翟勇在油画创作时也遵循“疏密有序”这一构图原则,从而形成了自己独特的构图风格。以油画《秋菊》为例,密的花和疏的瓶互相呼应,紫色的花繁而不挤,多而不乱,具有良好的次序感。

(二)色彩。翟勇的油画,其色彩千变万化,主观与客观高度统一。第一,色彩的主观性。翟勇的油画色彩具有鲜明的个人特点,同时吸取了博纳尔、马蒂斯等大师的色彩语言,不拘泥于现实事物的色彩,追求色彩的丰富以及和谐统一。在油画作品《国粹》中,盔头五颜六色,衣服上面诸多装饰纹样,色彩丰富和谐。他常用大红、柠檬黄、群青来铺大色调,具有较强的视觉冲击力,同时使画面充满了装饰趣味。第二,色彩的明度与纯度较高。画面饱和度越高,画面色彩就越明亮。翟勇作画时也运用了许多纯度较高的色彩,使画面有视觉冲击力,也有助于物体体积感的塑造。如《丁香》《国粹》等作品选择的色彩饱和度就很高。画面背景较为明亮,三个人物的衣着选择大红、朱红、群青等鲜艳的颜色,这些颜色使作品充满立体感。

(三)笔触。翟勇的油画笔触语言大体可分为涂、揉、堆等。“涂”是翟勇创作时上色的初级阶段,其上色时能在复杂的构图和色彩中提炼出几大块颜色,翟勇解释道:“我是根据不同物体的颜色,先铺一个基本色,然后逐步丰富色彩塑造物体。”这是翟勇作品整体的智慧,也是其独特艺术特征的体现。“揉”是翟勇油画深入刻画的阶段,在铺完大色块后依据形体转折揉进去更多色彩,使画面颜色丰富。“堆”也是其深入刻画的另一个阶段,在画布上层层叠加颜料,使得画面具有厚重感。

(四)意境。翟勇深受传统文化的影响,他在形与意的关系上追求“得意忘形”的境界,从其油画作品《花卉8》中可以看出,大片充满变化的蓝色铺满画面,局部穿插着深红色,花卉用红色点满,犹如一场漫天飞雪,那些高高低低的笔触,犹如天空和小溪,共同营造出一片万物复苏、大地回春的意境。

二、翟勇对传统文化的继承与发展

(一)戏曲题材。戏曲油画是用油画媒介来表现传统戏曲的绘画形式,具有中西融合的特点,戏曲艺术是中华艺术中的瑰宝,油画的构图、色彩、笔触、意境等可以借鉴戏曲的各种元素。其戏曲题材代表作品有《国粹1》《国粹2》等。经过长期的油画创作实践和对戏曲题材的喜爱,翟勇探索出一条以发扬中国传统文化和开拓油画民族化的道路。从《国粹2》中可以看出,其戏曲人物吸取了中国画的技法,体现在构图、笔墨趣味、线条以及布局的意境上。翟勇借鉴中国画技法的同时还坚守油画艺术的规律和技法,借鉴印象派、野兽派的色彩并融合野兽派,立体主义的平面化人物造型。其在戏曲油画方面的探索不仅促进油画民族化,而且弘扬了中国传统文化艺术。

(二)苗女题材。苗族是我国少数民族之一,其文化多

姿多彩。以苗族作题材进行油画创作的画家主要有董希文、赵春、何家英等。①民族特色是民族题材创作的中心,民族文化是以少民族为题材的油画作品的核心灵魂。翟勇怀着对苗族文化的崇敬与神秘感,深入到苗寨去挖掘油画创作的民族特色,所品尝的艰辛和所感悟的人生哲理都融入作品中,是世间真实情感的体验。他的苗女系列创作不同于一般的肖像,更关注苗女耀眼的服饰与斑斓的银饰。于是,他的画面有了很强的动态感,金、银、浅灰的编织如幻觉的交响。其苗女代表作品有《苗岭莺歌》,这幅作品展现了少数民族深厚的历史文化内涵和审美意向,在艺术上借鉴了西方古典主义,又融合了中国画极具形式感的构图,着重刻画前面的苗女,后面的苗女虚化,所有的焦点都集中在前面的苗女身上,引人注目。

(三)花卉题材。无论是东方还是西方,花卉题材都被广泛传颂。唐代诗人王维的诗词:“当轩对樽酒,四面芙蓉开。”苏轼在诗中写道:“只恐夜深花睡去,故烧高烛照红妆。”②这些诗词都是用花卉来比喻美好的事物。翟勇的花卉系列,技巧非常纯熟,画面中弥漫着淡淡的伤感,这可能是翟勇细腻心灵的显现。翟勇花卉题材的作品融合了印象派、现实主义以及中国水墨画法,如《秋菊》这幅作品,画面中弥漫着红色、蓝色、紫色,这是运用了印象派等色彩,神秘的背景、叶子、花枝则是运用了中国画传统的“泼墨”技法,花卉之间的点点空白是运用了中国画技法中的“飞白”,画面背景还借鉴了17世纪现实主义的风格特点,大面积用黑色渲染,制造一种神秘感,呈现出独特的形式美感。

三、翟勇油画对现代艺术及学院教学的启示

随着摄影技术的发明,具象油画呈现衰退的迹象。翟勇作为中国具象油画的代表,在具象人物静物方面,其独特的油画艺术风格为中国具象油画增添了新的可能性,提供了一定的价值参考。我国的美术教育主要是以美术学院为主要教育途径,从徐悲鸿到马克希莫夫,以学院派为主的基础造型训练成为美术学院教学的重要部分,而当代高等院校的入学考试是以短期训练为主,写生造型能力较差,是学院教学中存在的普遍问题。翟勇的课堂写生示范是其油画教学的重要方式,他将写生与创作相结合,其油画创作即是他油画艺术风格本身,所以翟勇油画艺术风格对当代学院教学有一定的启示。

参考文献:

[1]郭婧.浅析油画构图[J].美术教育研究,2017,(24):14.

[2]李天阳,李慧秋.传统油画与中国画在构图上的比较研究[J].大舞台,2012,(04):135.

[3]周晓黎.论油画色彩的主观表现[J].美术大观,2018,(03):72-73.

[4]耿德法.戏里戏外—陈欲晓的戏曲人物油画[J].美术观察,2018,(09):80-81.

[5]徐刚.中西油画花卉的审美观[J].美苑,2004,(04):78-79.

作者:靳潇 单位:广西师范大学美术学院


东 方 美 术 家 协 会
QQ:258506508                                 联系电话:021-28386688                             联系邮箱:dfmsj@sina.com                联系地址:上海市宝山区沪太公路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