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美术家公益

书法名家王希坤先生中原行: 安阳文字博物馆:一片甲骨惊天下 南珠探池写童话

发表时间:2022-03-23 22:49

未标题-1.jpg 未标题-2.jpg          师父王希坤老先生当属当今书坛上极富盛名的书法名家,他取法二王,最擅行草,书体潇洒从容且流畅高古,对他的书法水平,当今诸多名家多有高赞之声,因他一生从事金融行业,曾任中国光大银行副行长之职,大家都尊称他为“书法界的金融家、金融界的书法家”,金融与书法两个截然不同的领域竟在他身上得到了奇妙的溶合,相得益彰,所取的成就令人惊叹。

我应算是极为有幸,竟得先生抬爱,呈帖拜投于先生门下,从此结下师徒之缘。师父性格豪爽,热情好客,因此,每逢周日闲暇之时,我便去师父家,一来习字,二来最喜看师父纵笔匀墨,谈笑间,墨落素纸,恍若行云流水般,墨香满室,意从容、字珠矶、神高古。师父从少年时从容提笔,痴迷入骨几十年,而今年愈古稀,虽华年已逝,皓首华霜,举手投足处处透着舒朗豪迈儒雅之气。

当得知我与安阳有诸多渊源时,便略带遗憾地说:“书法爱好痴迷了大半辈子,也从事书法创作几十载,对中国文字情有独钟,尤其是安阳阴墟甲骨文是中国文字之渊源,也是最为神圣的文字殿堂,曾多次想去安阳,专程只为文字博物馆,可惜多年忙碌,终未成行,如今想来,实在罪过,有点遗憾。”

一谈及文字博物馆,师父神情庄肃,师妹更是满眼期盼,令我心生愧意,因与安阳素来有缘,文字博物馆也曾去过多次,每次作为陪同,匆匆略看,没有他们心目中那种虔诚和神圣。见师父、师妹如此至诚,于是便相约初冬季节,师徒同赴安阳,拜谒中国文字殿堂。

初冬十月,晴空暖阳,小温如春,终于在安阳东站等来了师父师妹。本来担心师父年高,千里外出,怕他舟车疲顿,但在出站口,一见他笑容满面地稳步走来,一手拉着大行礼箱,扬臂频频挥手,满眼欣喜地阔步从容走在前头,师妹紧随他身后,不时叮嘱:“师父,慢点!”

从师父手中接过行礼箱,他的第一句话是:“先去文字博物院,远不远?”

“只在不远处,先休息一下吧。”

“不用,走吧,我不累!”便听从师父安排,师徒驱车直奔安阳文字博物馆。

可能是受了师父师妹至诚之心的影响,当我们急切地来到造型恢宏大气且富含古韵气息的文字博物馆时,我也如他俩一样,神情立时肃穆了起来。从接近这一神圣殿堂时,师父便点滴细看,不时沉思,连连说:“不一般!”师妹更是虔诚端庄,拿出笔和本,说是一定要好好记录今日将要所见之种种,并说这个文字博物馆,师父曾多次提起过,说是作为中国书法爱好者,不了解中国文字的历史是不行的,而这个因甲骨文而闻名于世的安阳博物馆,正如实地反映了中国文字的历史变迁,这一次机会难得,是一定要好好珍惜的。

师徒三人相随,抬步进园,廊亭曲榭,古香古韵陈列于前,我和师妹亦步亦趋紧随师父,唯恐错过师父的讲解:“一片甲骨惊天下,这是我国首个以文字为主题的博物馆,因殷墟甲骨文而闻名天下,建在安阳,供国人瞻仰,当之无愧!”

安阳文字博物馆建筑群以古风遗韵的殷商宫殿风格为主,四周曲水流淌,细心的师妹发现了徜徉在水渠中欢畅悠然的锦鲤,便不由得掏了包中的饼干,揉碎洒向鱼池,飞落处,锦鲤翩然而至,争相抢食,碧波清池加锦鲤,煞是好看,引来诸多游人围观。

师父驻足立在池边,打趣笑道:“这里的一切都是有文化底韵的,池里的锦鲤也是有灵气的。”边说边抢了师妹的饼干,抬臂一扬,欲将投入鱼池,揉碎的饼干尚在风中飞扬,我们却听得哗然一声,水面荡出一圈细浪,师父一时愣怔间,师妹惊叫一声:“师父,你把手串扔了?” 师父抬手看了手腕,摇头笑了一句:“哎呀,又犯错了!这又咋办啦?快跑呀!进去看文字喽!”朝着珠串落水的地方瞅了两眼,抬脚就要走。

师妹几年来担任师父工作室助理一职,与师父关系素来亲厚,她叫了一声:“师姐,那可是师父最钟爱的南红手串,我得给他捞起来。”她一急,挽起裤脚就要下水,幸亏旁边立时有人拉了她:“冬天,水冷,还不知有多深的水!可不能下水。”

师父的南红手串我是知道的,殷红诱人,让人一见便觉稀奇,应非寻常之物,平素师父十分珍爱,常于手中把玩,是印象之中他唯一最爱把玩的宝贝。

师妹下水被人拉着,急切之下连声嚷道:“师父,你还笑,每到一处你都闯祸好不好,上次也是到一地方,他一高兴,把佛珠给扔水塘了,那水深,够不成,可这水看着就不深,我得把它捞出来。”便挣着拉她的人,一心要下水捞珠。

  师妹说得不错,仅我就多次听说,师父这些年多爱游历最为神奇的是,每到一处,总有些令人称奇的事件发生。比如,他曾于去年冬季去山西五台山,被邀请为文殊菩萨殿题写匾额,在去文殊阁的路上,车行山路,竟无故抛锚,却见一只黑狐静坐于车前,与师父深眼相看多时,狐悄然离去后,车便顺利启动。那一番深山古寺奇遇,常被师妹津津乐道,称师父奇人奇遇、福人福事。

这一次倒好,一高兴,竟先把手串扔了鱼池。师父秉性宽宏大度,从不拘凡俗小节,手串入池,他只是略略苦笑了一句:“又是有缘!走吧,进馆参观去吧。”

执拗的师妹不依,不让下水,就四处找人来捞,师父奈何不得,踱步寻了池边的象个犯错的孩子俏皮地悠闲地坐在鱼池边的台阶上,静看众人手忙脚乱地捞珠。

还好,在文字博物馆几名热心人员的帮助下,沉入鱼池的南红手串最终浮出水面,师徒才迈步进入馆中参观。

果如师妹所言,师父对文字有着渊博的学识,他一路带着我们,每到一个展区,他先细看,不时频频点头,然后再细细讲给我们听,从甲骨文到金文、大篆、小篆、隶书、楷书等文字的变迁、代表作品及其艺术成就和对当代书法的影响,他娓娓详谈,从远古结绳记事到而今书坛繁荣,师妹细心记录,拍照留存,一丝不苟。见文字展览馆中有许多参观的孩子,天真活泼的笑脸中,对中国文字也是满脸虔诚,耐心听、细心看、仔细记,孩子们的认真感染了师父,当问及他们学校都已开设书法课,平时大家也很喜欢写毛笔字时,师父很是欣慰,真诚希望:“写毛笔字,坚持下去就能写好字。”与孩子们笑意相偎,留下感人的一幕。

此次再度游览,所见所思所得与以往截然不同,心中很是感恩师父。 (刘艳辉)



                                                                                                                                   责任编辑:东方美术家网


东 方 美 术 家 协 会
QQ:258506508                                 联系电话:021-28386688                             联系邮箱:dfmsj@sina.com                联系地址:上海市宝山区沪太公路001号